记忆停留在最美好的日子,而我已经走远

【架空】共和国之剑(1/目录)

黄初:

目录:


人物设定(非主角,主角不写设定)←虽然位置放在最前,但这个设定只是作为正文的补充,请不要先看。


1-叶修  2-喻文州、黄少天   3-张新杰  4-叶秋  5-方锐  6-林敬言  7-苏沐秋  8-张佳乐  9-孙哲平  10-周泽楷  11-江波涛


篇一 狼崽出穴


第一章 出师   第二章 初遇  第三章 全局  第四章 热身  第五章 营地  第六章 爆炸  第七章 共苦  第八章 休息  第九章 丛林  第十章 冰火  第十一章 磨练  第十二章 入藏  第十三章 决心  第十四章 首日  第十五章 夜行  第十六章 食物  第十七章 天路  


篇二 雄鹰在天


第十八章 香饽  第十九章 眼镜  第二十章 着地  第二十一章 伞具  第二十二章 转移  第二十三章 初跳  第二十四章 挨训  第二十五章 追赶  第二十六章 大海  第二十七章 小鬼  第二十八章 学生  第二十九章 暴雨  第三十章 又见  第三十一章 政委  第三十二章 非人  第三十三章 青空  第三十四章 基地  第三十五章 昨日  第三十六章 誓言  


篇三 蛟龙入海


第三十七章 回归  第三十八章 基佬  第三十九章 旱地  第四十章 浮起  第四十一章 闭气  第四十二章 牵手  第四十三章 抱抱  第四十四章 乌龟  第四十五章 海鬼  第四十六章 赛跑  第四十七章 醉酒  第四十八章 晕船  第四十九章 逃生  第五十章 日出  第五十一章 鱼雷  第五十二章 潜艇  第五十三章 星月  第五十四章 十指  第五十五章 断崖  第五十六章 呜咽  第五十七章 演员


篇四 雪原狡狐


第五十八章 校官  第五十九章 草原  第六十章 白霜  第六十一章 据枪  第六十二章 浴雪  第六十三章 雪道  第六十四章 守护  第六十五章 雪击  第六十六章 穿针  第六十七章 鲜鱼  第六十八章 暖床  第六十九章 埋伏  第七十章 印记  第七十一章 老乡  第七十二章 哨兵  第七十三章 换装  第七十四章 作业  第七十五章 哨所  第七十六章 选择  第七十七章 家国


篇五 飞豹之瞳


第七十八章 除夕  第七十九章 枪王  第八十章 弹壳  第八十一章 改错  第八十二章 小鸟  第八十三章 呼吸  第八十四章 手枪  第八十五章 帅不  第八十六章 重狙  第八十七章 记忆  第八十八章 进阶  第八十九章 大漠  第九十章 池塘  第九十一章 亲弟  第九十二章 飙车  第九十三章 肿眼  第九十四章 再浪  第九十五章 猴子  第九十六章 飞崖  第九十七章 水上  第九十八章 珠峰  第九十九章 仪仗  第一百章 速射


番外(与正文同步更新,作为正文其他角色的补充)


1-政委不在的好日子


2-给你我最二缺的爱 


3-韩大老虎与宋小老虎


4-汪!汪汪汪汪汪!




写在前面:


架空,北京军区东方神剑特种大队设定,主角唐昊、孙翔,读作非CP粮食向,写作可供YY的暧昧向,尖子兵的军中二次成长,带七期部分成员玩。其他主要人物是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林敬言、方锐、周泽楷,并不以战队地区划分,选角的唯一标准是“我喜欢”。


东方神剑这个名字我也很出戏的,一看就会想到东方神起,可这不是我取的,另外一个名字响箭也不好听,其他几个军区的特种大队名字也很那个啥。


文中训练、演习、配备武器等均来自各种纪录片、书本、军事论坛、新闻报道,几乎每一项训练都是真正军人经历过的。我看过三本特种兵小说,为了不给自己“借鉴”or“抄袭”的犯错机会,本文直接跳过共有的新兵下连锤炼期,如果后期用完了我脑子的知识储量,我就只好开启神吹模式了。


每章都有配图,有的与内容有关,有的无关,大多数来自央视图库,小部分来自解放军报的官微,具体图源见图上的logo。


以下正文。




篇一 ☆ 狼崽出穴 


第一章   出师


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某师师部,一身橄榄绿常服的男子只看了一眼面前身穿特种作训服男子丢过来的文件,嘴角便露出“我就知道”的笑容。


“就这个,通知他明天到张新杰处报到。”说话的男子留着一头军中最常见的板寸,领章上两杠四星,上臂挂着“DFSJ”的肩章,他穿着黑色牛皮军靴在师长办公室踱步,鞋跟撞地,掷地有声。


“既然是张新杰看上的,他怎么不自己来找我要人?”师长肩上的一星和麦穗昭告着他的军级少将身份,少将对上大校,按理说后者本应立正聆听指示,“还有你这是什么态度,好歹得喊个‘报告首长’吧?”


“跟你说正事!”大校绕到少将的桌边,拿起文件又塞到他手上,“这个孙翔,你给我好好看着!”


“我说老韩,有你这样挖角的吗?年年来闹一出,咱师下面的小班长小排长辛辛苦苦带一年兵,好不容易将二流子熊孩子练出息了,你和张新杰就来抢,抢人还这个态度……”少将懒洋洋地数落挖角的大校,言语之间丝毫没有常见的“官大一级压死人”的味儿,反而倒是他更像被压了一头的委屈下属,大校一个眼刀刮过来,他又嘟囔:“简直是种了一年的白菜被猪拱了。”


“你!”被叫做老韩的大校军靴一抬踩在少将的座椅边,他眉目间有种多年在血雨腥风中磨砺出的锋芒,与他相比,少将虽一看也是经历过实战的军人,可橄榄绿常服与迷彩作训服到底还是有差别的。


“怎么,撩一下就毛了?就你这德性,我还真舍不得把他交给你,这不羊入虎口吗,人家可是我们师的宝贝。”少将一掌拍在大校的膝盖上,他重新翻了翻手上的文件,张新杰眼光太毒,每年全区侦察兵大比武之后,他最中意的一年兵都会被“叼走”。


“行了行了,不是宝贝中的宝贝进得了我们大队吗!叶修你别废话了,把人交出来,我还得去你们军其他几个师团要人,还有27那边也得跑。”大校懒得跟舍不得崽的师长扯,他几步走到窗边,不远处一队士兵正在练习格斗,遗憾的是侦查连不在师部,他看不到即将成为自己手下的尖子兵。


“所以今年你又是把我这儿当头阵咯?嗤嗤。”少将起身和大校站在一起,他比他矮了几分,大校背着手,他却将左手搭在对方右肩上,“其他师哪有我这么好人,你挖谁我给你谁……”


“胡说!”大校双手撑在窗栏上,听任少将在他肩上拍两拍,“我挖你回来你怎么不答应?”


“明知故问。”少将笑了笑,转身拿起桌上的烟和打火机,火苗在掌心摇曳时,他咬着烟含糊道:“各人有个人的职责所在。”


“那倒是。”大校并不客气地从少将的烟盒里顺了一根烟,凑过去借火的姿势亲如多年同生共死的老战友。


“可不是吗,要不是我守在老部队,你年年来要人能这么顺利吗?你一个大校,跟那些军衔比你高的师长要人还不得点头哈腰啊?”叶修仰着头吐出白烟,丝丝缕缕的烟尘在二人间散开,模糊了他们原本刚毅的面容。


“我一个大校?怎么,你以为所有师的师长都像你一样没两杠?我平级要人,有什么难的,再说……”大校虚着眼睛,指间的萤火一闪一灭。按军衔与职位的挂钩,大校为正师级,而少将多为正军级,大多师长不过大校军衔,而他一个大校只是团级首长也并不多见。


“再说什么,再说你有张新杰?”少将又笑了,张新杰这家伙可算是个奇葩,放眼全国七大军区,和他一样奇葩的也不过广州军区的那两位。


“不说了,他我明天一定要在队里见到。”大校挥挥手,兴许是常年绷着作战的弦,他连抽烟都比常人快很多。


“哎……”少将叹了口气,一边用手驱散眼前的烟雾一边说:“我是真的舍不得啊。”


“舍不得我走啊?”大校手走到门边又转过身来,他挑了挑眉,难得地开起玩笑,“那就跟我回去呗,我让你当个副队长。”


“那我俩见面是我向你敬礼还是你向我敬礼啊韩文清队长?”少将抱臂倚在窗栏上,没个军人相地朝大校勾手指,“喂,我想起来了,你还没向我敬礼,‘报告首长’哪去了,张新杰是怎么当政委给你们做政治教育的?不行,我得上报!”


“滚一边儿去!”大校翻了个白眼,他与少将当年一起在“万岁军”下连挨整,半年后被分入侦察连,后又同时被保送陆军学院镀金,最后双双加入军区直属特种大队。多年的生死同命后,少将回到老部队当师长,他留在大队当队长,过命的兄弟,他还真没在私下相处时向他敬什么劳什子军礼。


“哎等等,你还挑了几个?”见大校手已搭在门把上,少将又把他叫住。


“6个,38和27各仨。”大校并不隐瞒,“张新杰说都是刺儿头,尤其是你这边这个,还有27那边一个狼崽子。”


“刺儿头好啊,能在大队混的谁还能不是刺儿头?”少将慢悠悠地踱到门边,挥向大校胸口的拳头却迅猛无比,“我这兵就交给你了,不准给我退回来!”


“放心。”大校微微低下头,抬起右手轻轻拍了拍少将的拳头,“自家兄弟,还不相信了?”


 


大校走后,少将给侦察连所属的某团团部去了电话,点名叫列兵孙翔立即打包行李,十分钟之后上车转移。


被挖了心肝的团长连长班长一百个不乐意,可既然高高在上的师长都发话放人,他们也只得服从命令。没办法,谁叫军区直属特种大队有在全区范围内随意挖人的权力呢,谁叫自家师长叶修和大队队长韩文清称兄道弟呢,谁叫大队的政委是张新杰呢,谁叫列兵孙翔是快藏都藏不住的金子呢!


三小时后,被特种大队选中的尖子兵被带到师部,叶修双手托腮打量在自己面前站得笔直的年轻人:他的头发剪得奇短,一身07式作训服已经被抹得褪色,水壶挎在前腰,相应位置的步枪、弹药已被收缴入库,背上打包好的行李并未放下。


叶修半眯起眼睛,他想起就在不到一年前,这家伙还是新兵连里闹过各种笑话的熊兵,偷偷在头发上喷摩斯,半夜紧急集合因为照镜子迟到,站军姿斜肩驼背,走正步像乌龟探头,和教官顶嘴被罚在雨中唱了一夜军歌……班长向排长打报告,排长向连长倒苦水,最后“熊兵孙翔”的名头竟然传到他堂堂师长耳朵里来了。


然而,军营就是军营,没有在军营里练不好的兵。被“折磨”了将近一年,熊兵已经改头换面成为在大比武中被张新杰点名的尖子兵。叶修心中好笑,若不是孙翔那张怎么晒都晒不黑的脸,就看他现在这一身正气听命令的模样,他大概根本认不出来。


“知道要去哪里吗?”叶修靠在椅背上,手中有一枚陈旧的臂章。


“报告首长,东方神剑特种大队。”孙翔双目平视,眼中有难以遮掩的雀跃。


“想去吗?”叶修手指在臂章的字母上摩挲,“东方神剑”四字勾起了他对过往峥嵘岁月的回忆。


“想!”孙翔的声音有些发颤,特种大队是每个侦察兵的终极目标,而北京军区东方神剑特种大队又是全国七大特种精英之一,他如何能不想!


“那你……舍得咱万岁军吗?”叶修将臂章紧紧握在手中,抬头想要逗一逗即将启程的列兵。他还记得很多年前被招入大队的情形,那的确是侦察兵无上的荣耀。


“我……”孙翔语塞,自进入首长办公室以来,他还是头回直视叶修的双眼,这一看,他才发现,作为一师之长的少将,竟然懒懒散散没坐相,就连脸上,都挂着嬉皮笑脸不正经的表情!


靠!


“不准在上级面前骂‘靠’,这还没去特种大队呢怎么就跟人大队长学没礼貌?”叶修笑呵呵地“教育”孙翔,打火机“叮”一声响,白烟绕指而上。


“……”孙翔瞪着眼睛张着嘴,心中又是一个“靠”冒了出来:靠!他能读心啊?


“你看看你,说了不准在上级面前骂脏话,怎么就不听呢?”叶修朝孙翔招招手,示意他靠近点,他向他摊开手掌,“你看。”


“这是!”孙翔盯着叶修手掌的臂章,那图案他再熟悉再向往不过——DFSJ,东方神剑!


“小崽子,去了那边别给我丢脸,咱万岁军的人决不允许被退回来。”叶修将臂章放在桌上,回身又靠上椅背。


“首长,你也当过特种兵?”孙翔想摸桌上的臂章,碍着礼节又不敢伸爪子。


“你什么你,要说您。”叶修看孙翔就像看多年前的自己,他用食指将臂章往前一推,“想摸啊?”


“不!”孙翔下意识地瘪了下嘴,双腿分开,双手背在身后,正宗的稍息姿势。


“有种。”叶修收回臂章,终于摆出有军人风格的坐姿,他敛起笑容,看着未满19岁的列兵,道:“被选入大队并不意味着成为神剑的一员,明白?”


“明白!”孙翔大声回应。


“现在,你只是被选上了,但是你还不能戴上臂章。”叶修悄然将臂章放入抽屉,正色道:“一年的特种兵集训,你只能将自己当做刚入伍的新兵,一项不及格,韩文清就会把你退回来。”


孙翔一动不动站着,并不为叶修的威胁所动。


“而我们万岁军,绝不收留退回来的货!”停顿片刻,叶修继续,“明白?”


“明白!”和方才一样的声量与气势,骄傲如孙翔,怎可能在还未出师前就犯怂。


“好,去吧。”叶修再次勾起嘴角,这个一年列兵,不仅是张新杰看上的好苗子,更是他早就打定注意推荐去大队的宝贝。


“是!首长!”孙翔作训鞋一扣,右手上挥向叶修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列兵孙翔,绝不辱万岁军之名!”


 


(2)




评论
热度 ( 427 )
  1. 橙色棉花糖黄初 转载了此文字

© 薄荷小0 | Powered by LOFTER